隔天~
 
靠躺在沙發上睡著的圭賢,清晨一醒來發現厲旭不在自己的懷中,心有些慌亂的在屋子喊著名字四處找
 
"厲旭~~厲旭!"沒了安全感的眼神在圭賢臉上表露無遺,以為厲旭又這麼走了,手足無措一臉恍神的愣在原地。
 
這時傳進了鑰匙的開門聲,圭賢立即擺頭看去,見厲旭回到屋內,這才鬆了一大口氣,連忙衝上去,大手攬過身,死死的緊抱著
"你去哪了!怎麼出去不告訴我?"
 
將自己鎖在懷裡的他,厲旭能感覺到圭賢的心是多麼不安穩,唯恐下一秒就會失去的恐懼,深怕自己又突然消失無踪的離開他...
"怎麼了?我只是去買早餐。"厲旭抹上一笑,想著該如何讓圭賢放心
"別不聲不響的好嗎?我不要一早醒來就看不見你。"圭賢揪緊眉頭,很認真的說
"呵~~"厲旭退開懷抱走到餐桌旁將早餐與鑰匙擱下,轉身主動的環抱圭賢,抬頭貼上吻唇,溫柔的親吻了圭賢一會,帶著堅定的眼神對他說
"圭賢,已經沒有什麼比失去你還來得痛苦,我回來了就不會再走...就算你趕我走,我也會死賴著。"
 
"厲旭~真的?"
"嗯。"
"我怎麼可能趕你走,我巴不得把你關起來,把你關一輩子。"
 
最後在圭賢的提議下,彼此皆有著共同的意識,沒打算公開這戀情,厲旭還是繼續拍他的戲~
 
而圭賢將會慢慢的脫離父親的掌控,當想念對方時,就回到這屋子等候。
圭賢取出懷錶為厲旭載上,再三的叮嚀”厲旭,今後不管我做什麼你都要相信我,知道嗎~”
”嗯。”
”還有~我希望你記住,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,更不要質疑我對你的心。要有什麼一定要跟我商量,不要自己決定。”
 
像是把自己摸透般,所有的顧忌與想法,不用厲旭說出,圭賢全都顧慮到了...
對厲旭來說是很驚訝的,原來消失了十幾天的圭賢,一直都在計劃將來,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敢來找他?
圭賢這一舉無形中帶出了厲旭的勇氣,也更加堅定了永不放棄的決心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尋回惜日至愛的圭賢,掛著洋益的笑容回到公司,看人的眼神都變得溫和許多,不再像以往那般冷酷,當然這樣的轉變也讓烔植幾度傻愣呆站面前,不知道還以為圭賢是撞邪了還是什麼呢~
 
”你沒事吧?”烔植斜著頭湊近瞧看,怎麼看都不像應該有的模樣,眼前溫和的圭賢真是讓他看著都不習慣
”嗯?怎麼?”
”真是怪了,才一天而已,整個人像變了個人似的,你該不會是關出病了吧?”
”呵呵~我沒事。今天有什麼重要的事嗎,沒的話我想早點走。”
”那真是不好意思了,曹董事交代要你中午去鶴頂茶樓,說什麼會見恆發大老闆的~”
 
烔植這麼說,圭賢想起了父親曾指令要介紹恆發大老的小女兒的約定。
圭賢思忖了一會,為了不讓父親有所懷疑,選擇了迎和父親的意思,反正只是認識罷了,往後要不要來往,主控權還是在自己的手上~
 
開往鸙頂茶樓的路上,心情極佳的圭賢,看見了路邊街道的花店,想買束花厲旭驚喜一下,於是迴了車到花店門口停下來...
不過在踏進花店時,圭賢才發現這是自己第一次買花送人?!不禁,圭賢嘆頭笑了笑~
很快,花店小姐走過來招呼,見客人正傻笑著臉,心想~~是在想愛人吧~~
店員沒好意思打擾,站著一旁好一會,回過神的圭賢一臉難為情的問”呃~我要買花。”
”請問要哪種花呢?”
 
是啊,厲旭喜歡什麼花呢?
 
”哪種花比較好?”
”看你是帶著什麼心情要送什麼樣的人囉~”說著店員拿出一張花語讓圭賢參考,紙上各式各樣各種感情代表的花語皆有不同,舉列的三十多項看得圭賢真是眼花瞭亂,想著怎麼送花還有這麼多學問嗎?
與愛情有關的花種有很多,玫瑰,木莓,雪花蓮,白色紫羅蘭,紫色鬱金香,酸模,香桃木等等等等等~~
 
最後圭賢選擇了紫色鬱金香,因為它代表著永恆的愛~
圭賢甜甜的笑著,寫了一張小卡,託店員送到片場去
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送花就可以送給這輩子最愛的人,厲旭應該會很開心吧?
 
離開花店之後,圭賢即往鶴頂茶樓赴會,雖然內心是不情願的,但表面上圭賢還是拿出該有的禮儀與風度,甚至為了讓父親認為他是欣然接受,不忘帶上那笑容與恆發大老闆的小女丁婉玉相談甚歡,曹大東看上去很滿意,目前為止圭賢這兒子還算聽話,順從,再加上圭賢的能力,將來要是申氏交給圭賢,也不用擔心他會把申氏搞垮。
 
這頓飯吃下來,圭賢才知道父親不只是要他認識婉玉這麼簡單,與恆發大老之間似乎有項計劃,聽著他們談論某塊地皮,心想在上次昌垊交給他資料中所提及的,是否同一塊地皮?
倘若是的話,不就代表父親還沒談妥這筆交易?
 
圭賢暫且先擱在心裡有個底,靜觀其變~只要父親不要動到他周圍的人,要花多少錢耍什麼手段,圭賢都不會有任何的意見,更不會自討沒趣的去反駁些什麼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在片場收到一大束花的厲旭,有些傻眼
畢竟他可是一個男人啊~
收到鮮花,還是鬱金香這種有著偏向女人才會喜歡的花...再加上現場這麼多工作人員與製作群,這麼一束斗大的花端到他這麼一位男藝人的面前,可想而知厲旭當下是有多麼難為情...
 
銀赫湊了過來,腐笑著臉調侃著"呵!這束花好大啊~誰送的啊?"
"不知道。"厲旭僵著臉好尷尬,看看周圍哪裡能擱放手裡這束花
"有張小卡耶,不看看嗎?"銀赫真八卦啊,連人家的小卡都想瞧瞧那內容寫些什麼
"不用了吧,影迷寫的應該差不多都那幾句內容了。"
"你少來,你再不看我就搶過來看。"銀赫將咀湊在厲旭的耳邊小小聲的說。
 
既然銀赫都識穿了,也沒什麼好掩飾的,反正銀赫早就知道他和圭賢的關係...
無預警的厲旭,抽出小卡打開一看,第一句那稱呼就讓厲旭立刻將小卡迅速的闔上
銀赫用食指指了指,奸笑地說"呵呵~~Nelson這小子~~看不出來啊!"
厲旭真是羞到家了,擺著一臉失色又害羞的以笑置之
 
(我最珍貴的寶貝,厲旭...紫色鬱金香代表永恆的愛,這是我第一次送花給人,喜歡嗎?永遠愛你的圭賢...)
 
真是二樣情呢~圭賢的心意厲旭是很感動的,但礙於顏面掃盡,心頭那滋味真是又酸又甜。
收工後,厲旭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一大束花,這麼捧回去豈不是笑死旁人了。
不帶回去擱在這的話,豈不枉費了圭賢一番心意,這可是他第一次送花來著...
索幸,鐘云想到讓鐘真幫忙將花帶回酒店。
 
(圭賢,收到花很驚訝,很漂亮,我很喜歡。)厲旭還是發了通簡訊給圭賢,雖然收到花讓他很不自在,但礙於圭賢出自一片心意,厲旭沒好意思潑他冷水
(厲旭~很想你,要是能每天抱著你睡該有多好~!)圭賢一通簡訊就像指令一樣,讓厲旭沒多考慮的就到倆人的小屋去
 
(圭賢,我在1365這...)
 
幾天沒見,圭賢一接到厲旭的回應便火速的趕到,一進門就摟著厲旭狂吻,環抱的雙臂溫柔的在背上輕輕撫
"厲旭,我好想你~~"迂出的喘息聲釋出一陣陣慾念,唇裡的甘甜怎麼也吞不盡幾天的思念,一路從客廳糾纏到主臥室...
 
圭賢鬆開了柔軟的雙唇,掛著迷矇的雙眸,溫柔的在頸脖間以唇的點劃...攀至耳垂邊,額頭,落至鎖骨,脖子,再回到唇間,探入舌根貪心的肆取唇裡的甘露。手沒閒著,一邊為厲旭退去襯衫...
 
圭賢似乎有些心急了,動作愈來愈粗暴,粗魯的將人頂靠在牆上,直接就伸手解開厲旭的褲腰
"不要這樣..."厲旭握住圭賢的手,要他停停
"厲旭,我想要你~"再覆上雙唇深吻著,圭賢就像被放逐邊彊忍了四年的慾火般一刻都不想停下來
"圭賢--"厲旭根本沒機會多說一句就被唇給封了口,頂在胸前的雙手根本阻擋不了圭賢的狂妄。
 
因為緊張而禁不住流出的呻喘更加帶上了圭賢的慾火,雙手一拉將厲旭扶至柔軟的床鋪上,停頓一秒的時間隨即又再覆上吻唇,心急的單手卸下厲旭的褲檔...
 
此刻的厲旭腦海飄過了一些畫面,那些影像令自己不自覺的產生了抗拒,抗拒圭賢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愛撫,厲旭急促的吐出話"圭賢,不要...”,抓住圭賢的手阻止著,要他別再繼續
 
被那暴衝的分身衝昏頭的圭賢,不但沒留意到厲旭的抵抗,反而毫不遲疑的將分身直直挺入厲旭柔軟的身體裡...
"啊~~"厲旭受不了那痛楚叫了一聲,這一聲像板子往圭賢頭上敲一樣,頓時清醒。
圭賢這才發現自己太急燥,沒有好好的呵護,還把厲旭弄疼了
 
"厲旭......對不起..."圭賢慌著臉揪起兩道眉間,好心疼
"沒事~~圭賢,我們停下來好嗎?"厲旭糾結著臉有些痛苦,不斷的喘氣讓自己穩下那情緒,看厲旭折騰的模樣,圭賢有些慌了,為自己的魯莽自責的退去分身,想要輕輕撫著厲旭的臉龐時,被厲旭溫柔的卸下那雙手,厲旭的面容流露出一種無奈與矛盾,從圭賢的胸前徹離身子,默不吭聲的走進浴室。
 
厲旭的反應讓圭賢有些不解,是自己的心急把厲旭給嚇著了嗎?還是厲旭有其他心事?
撿起地上的襯衫披上,簡單的釦上二顆,圭賢坐在床邊垂頭思索...
 
待在浴室的厲旭,眼瞳中不斷飄過圭賢當時和女子激情熱吻的畫面,圭賢擱在女子身上游移的雙手,熾熱的吻唇,已解開釦子的褲腰,似乎早已刻在腦裡揮之不去...
厲旭撐著蓮蓬頭直往頭頂上沖,試著想將腦子那複雜的畫面沖刷一番,可惜那畫面仍然一再浮現,厲旭無奈的睜了睜眼簾,嘆出胸口的鬱悶,不知道該如何向圭賢解釋,也無法確認還能不能繼續面對圭賢的深情愛撫...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