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旭,賢在樹下等著,等不到不會走~)
 
一通簡訊的字串在八小時之前早已發了出去,待在片場拍戲的厲旭,根本沒將手機帶在身邊,收工後跟著鐘云與鐘真一同到附近餐廳吃過晚飯後,厲旭還不想回酒店,獨自一個人又茫然的在街上閒逛著
 
昨夜在見到圭賢之後,整晚都沒能好好睡一覺
(你不愛我了嗎?)
(你不會不理我的對不對。)腦子一再浮現圭賢訴出的話語,多想一次心裡的刺痛就多一次
 
從一開始,圭賢根本沒有選擇的機會,站在圭賢的角度何其無辜...
這一點厲旭是知道的!
儘管知道,厲旭的固執總是換來自己的遺憾...
 
曾經告訴自己如果能再愛一次,就會好好歸還圭賢所有的愛不是嗎?
看著圭賢痛苦著,自己心裡又豈會好過。
 
回到酒店時,櫃檯人員交給了厲旭一份包裹,說是中午寄來的,
這期間一直沒回過酒店的厲旭,這才剛剛收到。
 
厲旭捧著包裹走回了房間,將包裝除去後打開一看~
(這......)圭賢將自己收藏了四年的方盒子交給厲旭,一眼掃過裡頭擺放整齊的物品,一件件都是那麼熟悉,那是他們一起留下的回憶,而圭賢一直都保存的好好的。
 
圭賢留下了一張字條~
 
(厲旭,這藏著我最美的回憶,最珍貴的人...)
 
看著字條厲旭整個心都軟了下來,什麼氣全沒了,打轉著眼珠子,眶滿淚液的雙眼帶下了二行淚。
厲旭拿起了那張皺巴巴的畫紙,這是當年他憑著腦中記憶憑空畫出來的圭賢,從畫紙幾無空隙的皺痕裡,可想而知當時的圭賢是有多生氣的將它揉成一團~
然而即使這麼恨著,圭賢也捨不得遺棄他所視為最美最珍貴的東西。
 
”圭賢.....”此刻,厲旭只有一個念頭,想立刻看見圭賢的念頭。
電話?對~厲旭想到要打電話問問赫哥,圭賢的手機號碼~
轉頭看向床頭那手機,看見手機角緣處閃著綠燈?那是簡訊或未接來電的顯示燈,厲旭走過去拿了手機一按~
 
(旭,賢在樹下等著,等不到不會走...)
 
原來圭賢一直在等他!
 
可是時間已經足足超過了十個鐘頭了,圭賢還會在那嗎?
厲旭懊惱為什麼自己現在才看見,還去嗎?
心繫圭賢的厲旭很快做出了決定,衝出了酒店。
就算人早已離開,至少還能看看那顆樹,坐在那椅子上,感受圭賢楚在樹下苦守的心境。
 
來到當年的母校,一步一步慢慢走往操場方向,厲旭沒有抱多少期望能見到圭賢,畢竟距離簡訊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,雖是這麼想但還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奢望...
 
果然,眼前僅有的景物在自己的意料之中,圭賢已經離開了~
 
厲旭帶著失落的心情走到樹旁的椅子坐了下來,垂著頭沈思了好一會,遺憾著與圭賢之間總差了那麼一撇,難道想和愛的人在一起有這麼難嗎?
 
(不是說等不到不會走嗎?為什麼你不再等下去...)
 
獨坐了幾分鐘,心頭那股糾結也慢慢的令自己感到疲憊,撐起那頹費的肢架,厲旭黯然失落的離開了樹下~
轉身之中,厲旭呆愣住了,就在眼前的十尺距離,和自己一樣驚訝的神情,四目相視的傻傻凝望...
 
圭賢沒有走,他一直都在等著!
 
"圭賢..."厲旭停在原地動也不動,他就是這麼被動這麼固執著,總要圭賢給他勇氣才能逼使自己往前多踏一步。
 
從來就不計較誰愛誰多一些,一看見厲旭出現於眼前,反應那短暫幾分秒的驚喜之後,圭賢想都不想直奔而去。
站在面前,巴不得想一把將厲旭塞進懷裡的圭賢,什麼也不敢做,就怕厲旭又會產生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。
 
彼此就這麼對視著,圭賢用眼神感受厲旭所傳達的反應。
厲旭也沒有一絲退却的站在眼前,凝視的眼眶裡漸漸閃出了淚光,圭賢看見了打轉的眼珠子,心頭惹上一陣痛,心疼的張開雙手將厲旭抱在懷裡,擁著,撫著
 
"厲旭~~"在溫柔的力道中所流出的每一分力都是從心裡帶出來的愛,圭賢用滿滿的愛輕輕撫著肩背,聞著頸脖間的氣息,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真實的,不是自己在作夢!
 
被圈在手裡的厲旭沒有太多的想法,只是靜靜的感受著圭賢的溫暖,氣息~
整整四年了!這是隔了四年後厲旭第一次感受到圭賢用愛溫柔的抱著自己。
 
圭賢抱了好久好久,遲遲沒想要鬆開雙手,厲旭所承受的苦對他來說是如此萬般的心疼,就算將厲旭摟在懷裡放進多少愛都無法退去心頭那內疚...
 
"圭賢~"對著圭賢僅僅抱著不吭一句,厲旭忍不住輕呢一聲,環抱的雙臂沒有鬆懈,圭賢吞下一口口水,哽著心頭上的淚感,輕柔細語的道出
"厲旭~對不起,讓你受苦了,你能原諒我嗎?"
"圭賢,我沒事..."
 
"為什麼你都不告訴我?你要我怎麼猜?你知不知道我心裡有多痛!"
撫著厲旭的臉夾,圭賢帶那心疼的眼眸凝望一會後,再一次緊緊將人鎖在懷中,圭賢還是那麼的溫柔著,就連緊抱的雙手都不敢多使一分力,好讓厲旭能舒服的貼進在暖暖胸膛裡
 
"圭賢..."
"我真是愚蠢,只知道要恨你,都沒想過你是有苦衷的。"
"你都知道了?"
圭賢在厲旭的頸肩上磨了磨,遙著頭說"我只知道你不是真心要離開我,你一直是愛我的對不對~我沒有好好保護你,還放著你一個人承受。"
"圭賢也吃了很多苦,不是嗎?"厲旭淡淡的說,心裡何嚐不也一樣心疼圭賢,到底是自己不夠勇敢,狠心丟下他。
 
"旭~"圭賢縮回脖子,那雙深遂的眼瞳不僅依然溫柔,還堆積了更多的愛,圭賢輕手為厲旭擦去顴骨的濕潤,慢慢的低下頭覆上雙唇輕輕吻了一下,確認厲旭沒有抗拒這個吻後,才放心的將小咀包圍。
久違的深情吻唇,沒有一絲激情,只有珍惜,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擁有~
 
等待重逢的渴望,彼此都捨不得,淺吻深吻一呼一應相互交錯著,兩只像會說話的舌根,在唇裡無聲傳達愛的訊息~
真是不能再吻下去了,再親下去恐怕連自己都控制不了分身燃起的慾火,厲旭慢慢推著圭賢的胸膛,讓圭賢退離這深吻,兩人都輕喘著,迂出胸口的氣息,圭賢還有些不捨,情不自禁的再吻上,厲旭沒有推開,由著圭賢再滿足一次
 
”圭賢...”過了一會厲旭還是徹離了雙唇,細聲的在唇邊輕吐一句
圭賢沒有再吻回,只將厲旭推進踏實的再抱一次
”厲旭,告訴我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圭賢撐起兩肩,認真的對著厲旭說出
”圭賢...都過去了,不要再追究了好嗎?”到底還是圭賢的父親,倫理道德上厲旭還是不希望圭賢為了自己連僅有的親人都翻了臉
”厲旭...”圭賢掛著一臉不捨,揪著深鎖的眉頭,心疼地撫著臉龐,傾下頭又一次貼上柔軟,用盡全心的愛深吻著,感受著厲旭所有的愛,吸吮著這四年來堆積的想念
 
"厲旭,我帶你去個地方..."
 
圭賢開著車,來到一棟位在市區的大樓,往上看去大約有30層樓高,望著高聳的建築,厲旭掛著不明的疑惑擺看...
圭賢微笑著沒有多做解釋,一路搭上電梯來到13樓,走到1365的門牌前掏出褲袋裡的鑰匙將門打開
走進一看所有的裝橫和傢俱擺設,像是已經有人居住在此,厲旭還是一臉不解的探了探,欣賞這屋內的陳設...
 
"厲旭,我用你的名義買了這間房子。"
"什麼?"厲旭擺頭一愣,驚訝於圭賢所說
 
圭賢捧起厲旭的手掌,將鑰匙放在掌心裡"你想什麼時後搬進來都可以。"
"圭賢你..."
"厲旭,你願意為我留下來嗎?"
對圭賢這突如其來的安排,一時間...厲旭真是一句也吭不出
 
"我知道你還有半年合約,不要緊,我會在這等你回來。"
 
凝望圭賢的深情,再低頭看著掌心裡的鑰匙,厲旭微微的揚起咀角抬頭對圭賢輕點一下,圭賢笑開了咀,又再把厲旭送進自己的懷裡,今天的圭賢簡直把厲旭當心肝寶貝一樣,愛不釋手的抱了又抱,吻了又吻。
 
這一晚,兩人僅僅倚在舒坦的沙發上,沒有多一步越池,能夠重拾至愛對圭賢來說,只要能牢牢的把人扣在懷裡就已經感到非常的滿足,沒有任何比厲旭待在他身邊更來得踏實來得重要~~
坐在邊角上的圭賢伸長了手臂將厲旭摟在胸肩上,把玩著握在手中厲旭的手,兩掌十指緊扣,一會端到咀邊親一口,一會貼在自己的臉夾感受手裡的溫暖,不理那早已漲起的分身,此刻他只想好好跟厲旭說說話,傾吐這四年來對厲旭的思念。
 
"厲旭,能不能告訴我,這傷痕..."圭賢心疼的揉著厲旭手捥那道疤痕
"和你分手後我的心很痛,以為這樣就會好一點。"
"為什麼這麼傻,要是出了什麼事,你叫我一個人怎麼活下去?"
"圭賢,我沒事~"
"厲旭,我會保護你,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。答應我,不要再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好嗎?"
"圭賢,有你這些話就夠了。"
"厲旭~"再一次深情對望著,凝望的眼神看進的全都是滿滿的愛,吐不盡的情思在二只雙唇下一次次的傾洩,不斷地從胸口釋出愛流進在深深的吻唇裡,不論是圭賢或是厲旭,在這一刻都捨不得鬆開~
 
這一吻又是長久,吻進的慾念也慢慢的燃燒著,相較於厲旭,傳入體內的電流圭賢顯得強了許多,也無法抑制那熾熱的分身,愛撫的雙手從背椎慢慢滑至大腿,移開的雙唇順著脖子吻至鎖骨,厲旭能感覺到圭賢那股強烈的慾火,四年沒有再接觸的他有些退縮了...
 
"圭賢~~不要。"厲旭握住圭賢滑動的手掌,希望他停下來
 
圭賢停下了動作,吞進一口口水,透出的眼神仍帶著渴望,無法抑住那分身所釋出的慾念,圭賢禁不住再覆上那柔軟延續那深吻,厲旭加了力道頂抵圭賢的胸膛,逼著圭賢退離這吻唇,喘著微弱的氣聲輕吐的說
"圭賢,我......"厲旭無助凝望地圭賢那迷矇的雙眼
 
不過對厲旭的抗拒圭賢並沒有疑惑也沒有一絲失望。靜靜的~圭賢用那深情的眼眸,微微牽動著咀角,流出一抹再不過的溫柔笑靨,輕言柔語的說"厲旭,別怕~我不會傷害你,讓我吻你就好。"說完,圭賢再吻上一會後,慢慢地鬆開吻唇,帶著深情,款款訴出心中的話
 
"厲旭,你知道嗎?我好想你,真的好想你,每天每天都很想你,愈想你我的心就愈痛,就愈恨你,恨你不能在我身邊,恨你不能陪我走下去..."圭賢紅了眼,禁不住落下心酸的眼淚
"圭賢,我不想鬆手...我...我很怕...我怕你恨我,當我聽見你恨我,我的心就像被震碎一樣,如果可以我都不想丟下你一個。"
"那你還會離開我嗎?"
厲旭抿著雙唇直遙頭"圭賢~我好想你你知道嗎?失去你我每天都痛苦。"
 
恬靜的夜晚伴隨著甜言蜜語,一句一句的繞在倆人間,溫暖的氣息在屋裡散漫著,環抱在兩肩腰間,二只雙臂踏實的纏住彼此,二顆再也分不開的心緊緊相扣著。
對厲旭來說,儘管這四年來的心力交瘁,在這一刻什麼都值得了...
 
(圭賢還是一樣的溫柔,一樣的深情眼眸...我的圭賢...已經回來了!)厲旭甜甜的微笑想著,安心的靠躺在圭賢的胸膛潛入夢境~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