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定主意和厲旭耗下去的圭賢,在外出買東西時想了很多方法,首先.....圭賢到一家火鍋店,買了二份熱呼呼的麻辣鍋,腦子設下的這第一招,就想藉著12月的冷冬,讓厲旭嚐嚐只能望湯而擋不了寒的滋味。
 
"我買了麻辣鍋。"
"好香,這麼冷的天氣吃這個最爽了。"
"趁熱吃吧。"
"嗯,湯頭不錯~"
好喝的湯頭,昌珉很快的啃光一碗飯,再盛第二碗時,眼角瞄到一旁拿著棉被縮在床角的厲旭。。。昌珉愣了下,順手多盛一碗拿到床邊,好讓晚上還沒吃飯的厲旭填填肚子,不過這個動作馬上就被阻止了,得不到解釋,圭賢不止要讓厲旭看著吊胃,接下來的每一頓都不打算給他吃!
 
昌珉知道這是逼厲旭求饒的方法,雖然看著一個人挨餓的樣子有些於心不忍,但畢竟這事關圭賢的清白,他能做的只是留意厲旭的身體狀況,就怕過度飢餓倒致意識不清甚至昏迷可就麻煩了。
 
已經想好萬一的昌珉,未料才熬到第四頓,厲旭人就昏過去了.....
可沒想到圭賢還是堅持著,僅僅餵給他一杯水,之後也只用水打發厲旭,避免他有虛脫的情形。
 
這樣熬了二天,厲旭的臉色愈來愈憔悴了,不過昌珉沒想干涉還是相勸,因為.....
不用等他提醒還是動手,圭賢就已經拿水給厲旭喝,尤其在厲旭沒力氣拿杯子的時後,圭賢會扶起他,甚至讓厲旭靠在自己的胸膛,餵著他喝。
 
如果說.....圭賢只是要讓厲旭撐住這口氣,繼續承受餓肚子的折磨,單看把人架在胸膛親自拿水杯慢慢讓厲旭喝下的動作,昌珉覺得怎麼看圭賢就像在照顧一個病人。
但要說心疼還是捨不得嗎?矛盾的是~圭賢同時又狠得下心不給厲旭吃東西。
 
屋子很安靜,除了昌珉主動跟圭賢說話之外,沒有其他的聲音,即使忍受二天不吃東西的折騰,厲旭依舊抱著不發一語的堅持,而圭賢也沒有對厲旭開口說出任何一句懇求,看來耗下去的決心圭賢似乎沒想退讓。
 
不過到了第三天,圭賢要拿水給厲旭喝時,厲旭哭了,圭賢愣了,厲旭掛那泛紅的雙眼遙著頭,抿咬的下唇充滿倔氣。這讓圭賢看著不禁揪起了眉目~!
 
是生氣還是心疼呢?
昌珉還真是看不明此刻的圭賢是揪怒還是揪心,只見圭賢很無奈的嘆了口長氣,很無奈的瞥下目光,很無奈的收回撐摟的雙手,擱下杯子披上外套,扛著滿滿無奈走出去了。
 
獨留的兩個人,昌珉看了看靠在床頭的厲旭,又看了看桌上的糧食,想了想,拿了一塊麵包走到厲旭旁邊,如安撫般的蹲在床邊對他說~
"你怎麼樣?肚子是不是很難受?來,吃點東西吧。"
"......."厲旭低下頭,吸吐著很微弱的抽泣聲。
"趁他不在,快吃吧。"
"......."厲旭不退那倔氣的遙著頭。
"放心,他不會知道,就算知道也不會怎麼樣,其實他不是野蠻鬥狠的人,他只是真的沒辦法才會這樣對你。"
"......."
"多少吃一點吧,圭賢那邊我會勸他的。"
 
即使昌珉這麼說著,厲旭還是沒有做出任何反應,咀邊也依然沒有一句。
不久,圭賢回來了,默默站在桌前,從提回來的袋子裡取出厚紙裝的三碗粥。
 
"你買三碗?"昌珉沒有明問的探著話。
"拿給他吃吧,不過別讓他吃太快,胃會抽了。"
"OK。"總算...昌珉暗裡吐了口氣,慶幸這不用他勸圭賢已經放棄不再以斷食的方法逼迫厲旭。
 
不過。。。在把粥端到厲旭面前時。。。
 
"這是圭賢買回來的,他叫我拿給你吃呢。"
"......."
"我說的沒錯吧,他不是那麼蠻硬的人。"
"......"
"怎麼了?不吃嗎?"
很無奈的,厲旭還是和剛才一樣低頭不語,也沒有接過碗的動作。這讓昌珉兩手拿著一碗粥不知道要怎麼辦好,就怕眼前不賞臉的厲旭又把圭賢給惹毛了。
"我把粥放在這,你想吃的話再吃吧。"估且,昌珉把粥擱在床頭邊的小桌櫃。
 
圭賢看在眼裡沒有說什麼,直到中午看那碗粥還好好的擺在那,已經一個上午都沒喝到一滴水的厲旭,送到面前的東西也不肯吃,這什麼意思?打算絕食抗議嗎!?圭賢這是又氣又悶,幾次要昌珉再把水拿給厲旭喝,並試著勸厲旭吃下那碗粥,不過還是一樣,厲旭的反應都沒改變.....
 
圭賢看似生氣了,深遂的眼瞳閃過了怒光,拖氣的走到床邊,使著帶氣的手勁攬起縮著身子窩在棉被裡的人~
瞇垂的雙眸挑不上一眼,厲旭呈現在昏眩的狀態中,無力無氣無力乾吞咀裡到喉間的乾澀。圭賢趕緊向昌珉拿過那杯水,想餵厲旭喝時,回頭再看,框在懷裡的人小臉沉入他的胸膛。
 
"厲旭,厲旭?"小聲呼著名,再提手輕輕撫晃不見意識的面容,圭賢愣了下,眼裡流出了那股慌,不知道厲旭是昏了,還是睡了?
圭賢沒再多想多猶豫,直接把水杯堵到厲旭的唇邊灌著他喝,可無奈水不斷從咀角流落,已經昏去的厲旭起不了任何反應來沾取一口。
 
沒有自理能力的意識,這該怎麼辦。。。
"圭賢,要不.....送他去醫院吧。"
 
去醫院?豈不是要曝光囚禁厲旭的事實?
不願放棄,圭賢估且把水含在口中,以咀對咀的方式親自餵厲旭喝,鎖住唇口慢慢的把舌根伸進唇縫,讓水跟著流入咀裡,雖然水還是會從咀角流出來,圭賢只能一口接一口不停的餵,但希望能補回厲旭流失水份。
 
反複不知多少次,一杯乾了昌珉再倒來一杯,漸漸的厲旭起了些反應,小舌微微舔著圭賢濕潤的舌尖,圭賢兩眼亮了下,欣喜著終於醒來的人兒,趕緊地再含一口水,心急的把水送入口中讓厲旭多喝點。
 
"嗯.....嗯....."厲旭真的渴了,也餓了,嗯嗯吐吐索取這一口又一口送到咀裡的水,迷迷糊糊還沒完全醒著意識。
 
看這畫面,聽這略帶煽情的聲息,看似不知情的兩人好像真不知情,站在一旁的昌珉既是傻眼又是尷尬,想告訴圭賢人已經醒了,用杯子倒就好了。但似乎他根找不到插上這句話的機會...
 
慢慢,厲旭也驚覺了,才知道的他,兩眼一愣,傻著口傻著舌,傻著沒擋下流入喉間的水,忍不住這口嗆,厲旭連咳了幾聲。
 
"怎麼了,是不是嗆著了?"撫著臉龐,圭賢眸裡掛滿心疼的問
近距離的對視,厲旭尷尬的低下頭,不知道如何去反應。
一心想把人弄醒的圭賢,殊不知對捧在手裡的這張小臉生了疼惜,只見深遂的眼眸變得溫柔變得寵溺,滿手呵護的拿起擱在床頭的那碗粥,盛一匙送到咀邊~
愣看眼前的這口粥,厲旭沒敢領取,雖然肚子很餓,可心更亂,明明上一餐還狠心看著他挨餓的人.....
 
"不吃嗎?還是要我再用咀巴餵你吃?"說著這話圭賢並沒有想什麼,單純只是想讓厲旭難為情,以為他還跟早上一樣堵著倔氣不肯吃東西,不過現在看著厲旭乖乖的吃下他送到咀邊的食物,圭賢不禁在想,厲旭是真害羞了,還是因為抗拒他的觸碰?
 
"圭賢,乾糧快沒了,我出去買點。"
"嗯。"
這算是識相離開嗎?呵~這腳跨出去,昌珉忍不住心裡都有的笑,笑嘆不按劇本走的情節,這演變還真是沒想到.....
 
盛一匙餵一口,直到見底的碗,圭賢才將懷裡的人騰向床頭,貼心的抽了張紙巾幫他擦擦咀角,貼心的豎起枕頭讓他靠,貼心的拉上棉被怕他著涼,起身準備要走開前,貼心的再問著~"要不要再喝杯水?"
"......"
"放心,不會再用咀巴餵你喝。"
 
這麼說,厲旭又把頭垂低了,是害羞還是抗拒?頓時,圭賢心頭落了根刺,刺著莫名由生的感覺,一種不服氣的滋味。
沒有否認的想法,他是不服氣,禁箇的這三天,始終不願屈服的厲旭,究竟是為了什麼原因堅持著?又或者應該問,是為了誰願意如此付出?
 
是朴炯植嗎?因為愛所以義無反顧,哪怕是錯的?
想到這,對厲旭梢梢滋長的情意,很快吞噬在這把妒火中,靜在沉默中思考的圭賢,轉身中又再回頭,掛冷一雙眼,冷冷的看了下厲旭,冷冷的走到床邊拿起那條麻繩捆綁厲旭的雙手,再將繩子另一端牢牢靠靠的繫在床腳上,好確認厲旭沒能獨力解開繩子。
 
把頭垂低的厲旭,揪看圭賢捉著他的雙手用繩子一圈一圈的繞,沒理好的感受厲旭又亂了,前一刻還把他擱在懷裡照顧的人,但這會抬頭再看著,只見圭賢冰冷的雙眸,不再留有一絲溫柔。
 
"別用那種眼神看我,別以為我餵你喝水吃粥就會對你心軟,只要你一天不肯說出真相,都別想我會放你走。"語帶淡漠擺冷的烙下這句後,圭賢就出去了,這樣放著一個人在民宿,厲旭會不會試著逃跑?還是大聲叫喊向周遭的旅客求救?
圭賢根本沒心情顧慮到這些,他需要冷靜讓自己把事實再看清楚一點。
 
"怎麼樣?還打算跟他耗下去嗎?"
返回的路上,見圭賢一個人愁著臉走得鬱悶,昌珉收收腳步,陪同圭賢找了間露天咖啡館,飲飲茶,聊聊他還沒能理清的思緒。
"你想叫我放棄?"
"這關係到你的前途,我不會勸你,我只擔心萬一不管用什麼方法他都不願意配合的話,你怎麼辦?"雖然話這麼說,可其實昌珉很想告訴圭賢算了吧,甚至想告訴他.....他根本狠不下心去對付厲旭,不過單看圭賢神情落漠的樣子,相信不用他說,心裡應該也有份認知了吧?
 
"昌珉,如果是你.....你會怎麼做?"很無奈,陷在茫然中的圭賢,接下來怎麼做他真是不知道。
"我?"
"嗯。"
"呵~那就看看我對這個人有沒有興趣了。"
"什麼意思?"
"要是喜歡的話,我就會試著打動他的心,讓他愛上我。"
"如果他心有所愛了呢?"
"還是一樣啊,人嘛~只要有了感情,我想很難不心軟的吧?"面對圭賢問上的話雖然感到突然,昌珉還是不愇言的說出這三天裡,所看所感受的想法。
 
但是可能嗎?枉顧道德是非,不掛一絲情面也要誣陷他的人,還會對他生情嗎?
圭賢一點也沒把握,更何況還是個心已經在別人身上的人...
 
喔伊~喔伊~喔伊~喔伊~~
這時,街上響起一波接一波令人不安的警鈴聲,一聲一聲愈來愈近,愈來愈頻繁,愈來愈急!
圭賢和昌垊下意識紛紛抬頭張望,所幸~探不著的火光兩人梢梢鬆口氣,不過看到消防車,救護車一輛又一輛駛進前方街口,不禁讓圭賢心頭起了個愣,想起民宿,想起.....雙手雙腳還被他用麻繩綁住的厲旭!
 
趕緊的,圭賢兩腳一蹬頂開椅子,慌急的朝著民宿方向奔跑,昌垊也趕緊跟上,不確定圭賢為何如此徨恐,只見追逐的路上遠遠看見了一棟屋子罩著團團大火,天~是民宿,原來是民宿發生的火警!
 
快啊!還有沒有人在裡面?
不知道啊,一聽到警報聲我們趕快跑出來了。
天啊,我以為我死定了,嗚嗚嗚。。
三樓被火堵住了,樓上還有二層樓的人不知道逃出來了沒有?!
我還沒找到爸爸媽媽,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在裡面,嗚~~~
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起火了呢,我快被嚇死了。
糟,我的護照忘了拿!
我也是,還有錢都還在皮包裡,完了,幾萬塊的美金這下子一定被燒光了。
逃命重要啊,你還管什麼錢呢!
 
趕到火警現場,站滿的人群呼聲此起彼落,從民宿逃出來的人,住在附近的人,個個都掛那驚慌失措的眼神,傻的傻,愣的愣,哭的哭。
 
"圭賢,你幹什麼!你不能進去。"
"厲旭還在裡面,我得去帶走他。"
"火燒得這麼大,你進去還能出得來嗎!"
"你別拉我,再不去就來不及了!"
"要不先找找,說不定他已經逃出來了呢?"
"他手腳都被我綁住怎麼逃!"
"......"
 
"圭賢,圭賢!!"傻著一秒間,圭賢甩下昌垊的手,完全沒想後果的衝入火場,僅管昌垊也有著衝動,但在跟上幾步後,這雙腳還是煞住了。沒辦法,燃燒的這股高溫,昌垊自認確實沒有勇氣去挑戰就在眼前那團無情的火舌。
 
很快,無情火舌佔據每一層樓的窗口,並帶發出幾聲轟隆的巨響,趕來救援的消防車從三輛增加到五輛,救護車也一輛接一輛趕到火警現場,在醫護人員以及警消的救護下,載走每一位傷患前往醫院。
短短十幾分鐘,消防車成功控制了火勢不再兇猛,站在外頭焦急等候的親友家屬,包括昌珉,個個都緊盯著從火場走出來的警消人員。
 
一個出來,背著一個。二個出來,抬著一個。或是什麼也沒有,只剩那氧氣筒。
圭賢呢?厲旭呢?
趕忙的人群中,昌珉不錯過任何一個從民宿帶出來的傷者,然而從每張暗灰的面容,怎麼覓不著任何一個,或是.....任何一具他能認得出的面孔.....
是臉被黑煙給蓋糊了,還是被火給燒糊了,所以?
昌珉不敢再想下去,寧可希望這些人都不是他認識的人。
但是.....圭賢和厲旭呢?!
眼看著火漸漸撲滅了,噴水的管子也一根一根徹回,消防車也一輛一輛開走了,再走進火場的人是背上氧氣筒提著滅火器的警消,以及緊接著來的警調專員,為火警事故開始作地毯式的搜救。
 
"請問裡面都沒有人了嗎?"昌珉沒走,趕在救護車就要離開前捉著一名警消人員再一次確認,而又默默到醫院查探患者名單,唯恐洩露圭賢囚禁厲旭的事實,在還未肯定是生是死之前,昌珉沒敢多問,然而暗中尋覓卻始終搜不著的身影,彷彿憑空消失的兩人究竟身在何處呢?
 
一星期後的夜晚,昌珉收到一通簡訊,一則貌似圭賢傳來的訊息,寫著[別擔心,我們沒事,謝謝你幫我保守這個秘密。]
是吧?!這是出自圭賢特地向他報平安的吧?
 
不管是不是,對昌珉來說總算放下了心中大石,不過對於這兩人後來發生什麼事?去了哪裡?沒有顯示的簡訊號碼,圭賢似乎沒想透露自己的行蹤,雖然心中充滿好奇但也無從問起,不過昌珉有個預感,也許有一天圭賢會來找他。
 
 
一年後............
 
果然,圭賢真的來找他了,開著一輛3.5噸的小貨車載他到鄰近城市的小河堤岸邊。
下車後,圭賢一左一右熟練的敝開改裝過的鐵櫃,把不起眼的小貨車變成了一輛精緻小巧的行動快餐車!
 
圭賢倒了二杯酒,滿意的介紹他所改裝的快餐車,有用來小炒的鐵製煎板,和烹煮的咖啡機,攪伴的果汁機,5公升的木製酒桶,還有冰箱以及等等各種大大小小用得上的生材器具,他用這輛車和厲旭一起到不同的地方擺攤賺錢,厲旭烹調的廚藝很好,讓許多顧客嚐了都讚不絕口,這一年來他們去過很多地方,也從中結識很多來自不同城市的朋友,生活過得很自在,很快樂。
還說厲旭不止會做菜,畫畫更是了得,有時在放假沒有做生意的時後,厲旭會到各地觀光區充當街頭畫家,而他就成了現成的模特兒,讓厲旭即時興展現各種不同的畫功技巧,尤其是Q版畫,最受觀光客們的喜愛了,常常短短的幾小時下來又是一筆不錯的收入呢~!
 
圭賢說了很多這一年來的近況,句句都把厲旭掛在咀邊,問及火場當時,圭賢眼神嘆出了僥倖,抱那欣慰感懷的說~~~"我這條命是厲旭的。"
"厲旭?"
"如果不是他,我根本逃不出火場,是他.....我很抱歉,若不是我把他手腳都綁住了,他早就逃出去了,但就因為我,他只能呆呆的像等死般窩在床腳。"
"可是你不也回去救了他嗎?"
"是啊,我很慶幸當時選擇不顧一切衝進火場,才沒有留下遺憾,才知道人一生中什麼才是可貴,才叫難得。"
"呵~聽你這麼說,我都想知道你們當時到底發生什麼事呢?"
 
"當我衝進房間時,他驚著兩眼都是眼淚的看著我,沒想到我會出現,在我解開繩子的同時,他哭著一直跟我說對不起,說他欠朴炯植很多錢,為了還錢才會聽他的話設局陷害我,還說他事後很後悔,為了不想再傷害我,他才躲起來不讓媒體找到他.....他不停的解釋,就怕再也沒機會說.......其實我心裡也一樣有好多對不起想對他說,不過當下我只想盡快帶他離開,有什麼話但求上天能給我機會讓我告訴他......火燒得很快,三樓全被堵住了,我們根本下不去只能往上爬,但在途中我被一根脫落的木板砸中,厲旭跟著我一起摔在地上,掉下來的木板壓在腰背上,我吐了一口血沒力氣頂開那塊木板,我想我是逃不了了,我叫厲旭自己逃,可沒想到他不但沒有走,還死命的把我從木板裡拉出來,要背著我走.....你說,他已經很瘦弱了,還被我這麼餓著,怎麼能背得動我這麼大個人,我告訴他不要管我了,他不肯也沒有放棄,用盡力氣一步拖一步把我拖到逃生門旁邊的窗口處,叫我抱緊他,說要從窗口跳下去,從四樓......呵...要從四樓跳下去有多危險,可是厲旭想都沒想,還打算用自己的身體讓我當墊背......幸好有塊遮陽布減去了我們掉下的速度和重力,不過從帆布上滾下來後,我還是昏過去了,厲旭帶我到釜山他所居住的小屋,為了照顧我,厲旭把自己也累壞了,當我醒來時,看見他倒在客廳,地上還有一個摔碎的碗和乾掉的補品......"
 
昌垊靜靜聽著不打擾,直至話到這頭細吐的那口酸澀,滿出的歉疚,難忘共生共死的經歷,圭賢禁不住哽咽的喘了口氣,表示他永遠忘不了厲旭在生死邊緣中對他付出不離不棄的情義。
 
最後昌垊問圭賢,是否甘願背著一個污名,爭不回清白也捥不回的巨星夢?
 
圭賢告訴他,這是註定的緣份,緊握的同時也是在告戒自己,就看這雙手如何在取捨中留下最少的遺憾,一生走過無法重來,生命也沒有第二次,他不會說多年辛辛苦苦闖出一片天的前途有多遺憾,他只知道如果不好好珍惜現在身邊擁有的一切,那才是他的遺憾。
 
 
 
 
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圭圭1365
  • 找到真爱 比什么都重要
    平淡的幸福
  • sophie
  • So soon endin!!
    覺得這樣的生活也蠻甜蜜的=)
  • feawenvi
  • 能遇到對的人,平淡也是一種幸福。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