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&盜文-亦不接受任何改文}
 
畫面從車水馬龍擁擠的街道開始。。。
 
四線道的馬路上,看那前方打亮的綠燈,乘在車上的人,眼裡盡是不耐煩,瞥一眼再一眼,嘆~!
煩躁的嘆氣聲有著濃濃的火氣,難耐這綠燈不得行有路不得進的苦逼,可不屑的是,錶上的時間倒是走得潚灑,一針一格秒秒毫無顧忌的跳著走。
 
"圭賢,對不起~"把握方向盤,司機沈昌不時探看後罩鏡裡的人,面容上有著抱歉
"我又沒怪你。"
"要不是我又記錯了時間......"
"別說了,東西拿來吧。"
"呃~又要用走的去?"昌珉伸向副駕駛座,抓起一包袋子,有些疑愣的交給了圭賢
"這路看來還會再塞一會,不走怎麼行,柯老大咀巴可不饒人。"圭賢邊說邊拉開袋子,取出裡邊一套汗衫衣,一頂帽子,而後揪手拉拉領口,扯下襯衫上的領帶並逐一解開釦子,脫下襯衫脫去褲子,熟練的在車上換穿一身輕便服,再加載這頂從袋子裡取出的鴨舌帽。
 
從圭賢特意將帽緣拉低的動作上,很明顯不想讓人太清楚的看見他的容貌。
整裝完畢後,圭賢將脫下的襯衫摺回背包,簡單的對昌珉交代了一句"一會就說我叫你去買東西就行了。"
"哦..."
"我先下車了。"說完,圭賢將袋子背上,看看後方,拉開門先行下了車,跨出步伐在街道上,慢慢加快速度跑向他所要去的地方
 
車上,昌珉看著圭賢那身背影,心裡真的很抱歉,已有不知多少次,總是因為他把時間記錯了,拖累堂堂一名演歌雙棲的圭賢,廣眾粉絲所仰目的偶像,就連導演,製作人都要看他三分面的人在街上奔跑~
 
在同行眼裡看著,以為的高傲,冷情.....但在昌珉心中他一點都不是,他不但不高傲,也不會擺什麼臭架子,雖然不常說話,但他一點都不冷情,對他這麼一個司機,每每犯了錯,圭賢從來就不曾怪過他。
 
昌珉覺得很幸運,何德何能有此福氣,能遇上這麼好的僱主,而且還是個天王巨星呢!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快步走進傳播公司,圭賢趕在預定時間前幾分鐘來到了二號攝影棚。
沒意外的~圭賢口中的柯老大,一看見人咀巴動得比手腳還快~
"怎麼滿頭大汗的,還穿成這樣,幹什麼去了。"插著兩腰,該屬公司的製作頭兒柯老大,一邊說著,一邊端看圭賢有小呼小喘的模樣。
"沒什麼,我去後台換衣服。"
"對了,萱兒(造型設計師)今天請假,臨時我也趕不及給你找人,不過我跟朴烔植知會過了,向他借用一下設計師。"
"幹什麼一定要跟他借,裡邊沒有其他設計師了嗎!"
"你為這裡是歌唱表演節目嗎?今天的節目錄製就只請來五位來賓,你說誰會像你和朴烔植一樣有個專屬特約設計師?"
"..........."
"性子別這麼硬,不就是借個設計師罷了,況且又不是你開的口,都不知道你有什麼好介意的!"
 
圭賢沒再堅持,要臨時找個設計師的確麻煩,時間又緊湊,況且柯老大說的也對,就算他和朴烔植不對頭,也無謂加諸在其他人身上。
 
可話雖如此,如同柯老大說的,性子硬的圭賢一向把著十分堅持的立場,要自己向過去擺他一道的對頭借人,是何等不甘不願加不屑!
不過~人都來了,節目一會也要開始,難道要教自己素顏上節目嗎?就算自己無所謂,怎麼也得顧及公司的面子,是吧!
 
來到後台化妝間,推進裡邊的空間裡,簡略晃一眼,裡頭僅剩二個人.....
 
冷看坐在化妝台前的朴炯植,這過去在台面上因為背景不及對方雄厚,圭賢不僅失去幾次昇任男主角的機會,就連在歌曲的曲目上,也要墊在炯植後頭來挑選,
輸在非實力之爭的圭賢,無奈也只能說服自己,只要演得好唱得好,哪怕是配角一樣也會有出頭一天。
 
而今,圭賢真的出頭了,粉絲日增不減,節目邀約不斷,也愈來愈受公司的重視,現在的他在公司的份量,可以說和朴烔植已算得上平起平坐了呢。
 
"呵~你來啦,聽柯老大說.....你要跟我借設計師用用嗎?"
"........"圭賢不想回答,也懶得回答
"算你好眼光,這位是我剛請的設計師,去年才拿下全國造型設計師金獎!"
"........"
"以你跟我交情,說借那就太客氣。不過一會上錄節目時你要多笑點,可別辜負了我這位設計師的手藝了!"
 
聽這酸裡酸氣的話語,圭賢的臉更悶了,實在不屑於和朴烔植正面接觸,側個身子走到對面的化妝檯前,自顧卸下背上的袋子,取出西裝。
 
對圭賢慣來冷眼置之不理的態度,烔植其實也慣了,他是知道圭賢這種硬骨頭,也因為知道,更惹得烔植說出這些挑臖的話來把人激上火~~
 
故意的嗎?
 
是,朴烔植就是故意,就想剉剉圭賢的銳氣,甚至是.....看看他何時怒火衝天,情緒失控來出個大糗,嚐嚐媒體無孔不入的放大鏡!
 
"小旭,今天辛苦一點,讓你多忙一個。"是的啊,換個人換個面容,烔植那聲調侃的語氣全沒了,對著自己的設計師,不光是客氣,還多分溫柔~
 
坐在另一邊的圭賢,不禁被這炯植溫柔的口氣勾了一眼~
掃看中,圭賢心裡小愣了一下,沒想到化妝師是個男的?
 
"沒關係。"
"要不要我在這陪你?"
"不用,你在這也幫不了我什麼。"
"他脾氣不是挺好,我怕他對你不客氣了。"
"只是化個妝而已。"
"那~我先出去了,晚點等我錄完節目,我們一起去吃宵夜,嗯?"炯植抬起頭看著厲旭,微微勾起溫柔的笑容並帶一雙柔情的眼神,一邊溜著話,一邊把手擱向厲旭的腰臀,輕輕一摟。
"別這樣..."厲旭身子縮愣了下,難為情的剝下炯植撫抓的手掌。
"怕什麼,這又沒別人。"
"......."沒人?怎麼會沒人呢,厲旭僵著臉,尷尬地朝另一邊化妝檯前的圭賢瞄了一眼。"對,差點忘了
大明星還在這呢。"
 
刻意作聲的挑臖,這句廢話圭賢根本沒放心上,只不過.....在圈子不曾聽聞對男人有特殊好感的炯植,怎麼會對這名男化妝師起手毛腳?
暗裡,圭賢默默猜想.....(難道這位擁有身家憶萬的高富帥,也喜歡男人?)
 
也?
為什麼會套上也這個字眼?
圭賢自己知道.....
 
"介意坐這邊嗎?那我就不用把東西搬過去了。"一旁,站在炯植剛才所坐的位置,問上這話之前,厲旭先是提起隨身攜帶的方型提箱,之後又把箱子放下,微愣的目光中有份顧忌。
 
反倒圭賢沒有想那麼多,就想看看炯植喜歡的貨色生得一副什麼德性?
可這一記別頭瞄掃的一眼,膚如凝脂的臉龐,小巧紅潤的咀唇,還有那雙會讓人生出憐惜悠亮的雙眸.....沒想到這位男設計師...小旭不只是聲音清如水滴,就連這張臉蛋,也像水滴般吹彈可破。
 
"你沒事吧?"見圭賢兩眼傻睜睜的模樣,厲旭不禁問上。
"呃.....沒,沒事。"
"那.....你是坐這,還是我過去。"
"我過去吧,不用移來移去那麼麻煩了。"帶著話,圭賢起身乖乖走到烔植的位子上,而目光還傻在那張清秀的面容,厲旭沒有看他,自顧挑著箱子裡的化妝品,開始為他上妝,擦上乳液,隔離霜,粉底霜,眼眉線。等妝上完了,厲旭接著再拿起吹風機,雕塑適合圭賢的髮型。
 
至此~他都沒有和圭賢正眼對上,也似乎沒有留意到有雙眼睛正痴傻的看著他。這讓簡直已經失了神的圭賢,更無顧忌的開著那雙呆眸,目視近在眼前的這張小臉,抹上化妝品的一雙手,這麼貼在他臉夾上揉搓,暗底.....感受指間上觸碰,圭賢不自覺的害羞著,心也愈跳愈快!尤其是輪到畫眼線時,更靠近的距離這麼眼對著眼...圭賢蔽著氣,就怕吐出來的迂息吹走了這張小臉。
 
在圭賢簡直要把人看到骨子裡的目光下,雖然厲旭並沒有因此而分了心,只是太過專注的眼瞳,撐不住把眼眨了眨,歇歇疲勞惹上的酸澀,可不經意的和圭賢對上的這一眼,厲旭這才驚覺到近在眼前這雙赤裸裸的目光。
 
頓下的手,頓愣的眼神,彼此尷尬著,尷尬地垂低頭~~
尷尬的氛圍,該說些什麼?他不知道,他也不知道.....
 
圭賢沒敢再多看,默默在心裡感受小旭一雙手似有若無輕觸在他的臉上,還有那極微薄弱的呼息,還有.....他身上的香氣
 
總算~壓著這股尷尬,把圭賢的臉和髮型都搞定了,厲旭拔下了吹風機的插頭,捲著線,俯首彎腰開始收置箱子裡該有的東西。
 
"謝謝。"戀戀不捨的眼眸,圭賢遺憾的收回目光,留下他的謝意,起身默默走開,內心裡~不知道為什麼,小旭給他有種很不一般的感覺,沒有壓力,沒有心機,更沒有令他最感到厭惡的虛偽。
 
還能再見嗎?圭賢沒有想過這問題,但知道那是他所響往的感覺,無奈眼前這朵浮雲只能看著它飄散,要說想伸手去抓?恐怕只會讓人看著笑話了。
 
"那個....."
 
身後,耳邊飄來的這聲,圭賢立刻回眸,默默欣喜地想~(沒聽錯吧!這是在叫他嗎?)
 
"你的襯衫很皺。"
"這.....呵~是有點。"低頭看看衣擺,圭賢好不自然地呵了個笑。
"要不要我幫你用熨斗把衣服理平?"
"連這都麻煩你怎麼好意思。"
"只是順個手而已,趁現在還有點時間,熨一下很快。"
"好吧,那麻煩你了。"
"西裝先給我吧,你再把襯衫脫了。"
"哦。"
 
這番對話結束,圭賢馬上脫下西裝,厲旭拿著西裝走到一旁,而更衣候備室突然靜下來了。在沒有其他人來干擾的空間裡,剩下的兩個人,他和小旭.....
 
安靜著,圭賢擺愣那痴傻的目光,離著厲旭幾步遠,忍不住兩眼又盯在小旭身上,梢瘦小身板,打直著腰身,微微傾側的小臉蛋,手拿熨斗專注的為他整理衣服,熟巧的雙手.....好賢慧,好溫柔.....不自不覺,圭賢整顆心飄飄然的像飛到了雲端上,闖入夢幻仙境中,意想自己就像是個男主人,而小旭正為他---
想到這,一顆一顆解開的襯鈕,想到一會脫下上衣後的赤裸,圭賢這雙手指間顯得有些慌亂,有些尷尬,還有...那麼點急。
 
這是急什麼呢~!
納悶地,圭賢低下頭,暗暗為自己莫名歪了頭的思慾感到難為情。
 
"你怎麼還沒脫?"熨好西裝後,看見還未脫去上衣的圭賢又傻在那的模樣,礙於時間有限,厲旭忍不住脫一聲催促,好叫他回回神。
"呃,就.....就快好了。"脫下衣服,圭賢走上前把襯衫交給厲旭,不過這麼光著上半身,少不了尷尬,閃爍不定的目光,圭賢沒敢正眼和厲旭對視。
 
忽而~不知道是空了手,還是拐到什麼東西,只見熨板架莫名失去平衡,只見厲旭驚呼一聲的慌亂中,趕緊拿走差點就要掉落的熨斗間~
 
就在那一秒差的瞬間,碰~!蹦塌的板架應聲落地,圭賢下意識騰出雙手拉住失去重心的厲旭,可這一拉,被厲旭手拿的熨斗觸到了手臂,圭賢反射性的掙開雙手推開他。
 
"啊--"又在一秒差的瞬間,眼看著厲旭被自己這麼一推身子直向後傾,圭賢連忙再伸出雙手拉住他,就這樣,兩人的重心隨著厲旭倒向的地面,一個躺一個趴的相疊落地。
 
"啊!好痛--"下意識想保護的反射動作,可沒想到從厲旭手裡鬆脫的熨斗,不僅意外落在他的大腿上,跟著跪跌在地的圭賢,棲倒的身子將高溫熨斗重重壓陷!緊貼的灼熱教厲旭難受的唉著痛。感覺頂到硬物,圭賢趕緊撐起腰臀連忙倒聲歉~"對,對不起。"
 
愣看熨斗打平的貼在厲旭大腿上,圭賢短促傻過一眼,輕輕的拿走熨斗,就怕在高溫下剝不離褲子。
 
熨斗拿開了,看著微微灼焦的褲子,再看看厲旭揪皺的眼眉,抱歉,揪疼,心慌集聚當下,圭賢嚥下咀裡的愣,就近拿了把剪刀,謹慎的使著手力,小心的剪開褲子,避免衣服在扯動中拉痛厲旭的皮肉。
 
灼傷的部份剪開了,不過厲旭卻用雙手將褲子一上一下撕開,加大圭賢已經剪破的範圍。
 
"怎麼了?還有其他地方也燙到了嗎?"厲旭將褲子撕破的舉動,圭賢雖然愣了下,不過當前他只是擔心厲旭的腳傷。
"不,不是.....我..."
"對不起,本來想拉住你,沒想到卻....."
"你的手也燙傷了。"
"起水泡而已,小意思,倒是你.....我想傷口一定被我壓破了,真是對不起,你一定很痛了是不是?Sorry~"
"別說了,這是意外誰都不想。"
"來,你忍一忍,我扶你到椅子那坐。"語末,圭賢一手撐在厲旭的腋下,一手擱在背後把人抱起,但就這麼不小心的,想要借力撐著灼傷的這條腿,厲旭沒有顧想周到,直接握住了圭賢同樣也灼傷的那隻手,扭拉皮肉的痛覺,逼得圭賢手一縮,兩人又失了重心棲落在地~
 
可好巧不巧,在擁抱中貼壓的身軀,圭賢的咀巴神準般的對上了厲旭的唇,緊緊貼吻了一口!
 
這刻好靜,兩個人的臉也靠得好近,相視的目光,近在眼前的彼此,他看著他.....
現在,此時,當下,這是要扶還是吻?
圭賢想的,是嗎?
微微的,慢慢的,愈靠愈近的臉龐,扶抓在圭賢手臂上的手還擱著沒放下,這一吻,厲旭也想嗎?
 
就在這時.......
 
突然,更衣室突然闖進了二名手拿照相機的男子,圭賢撐著身子不動,抬頭擺向門口看去,還沒來得及思考闖進來的男子身份,就見手拿相機的二名男子,咔嚓咔嚓連下快門的對著他拍,圭賢這才意識到和厲旭相擁的姿勢,慌手中,想起身退開的時後,厲旭卻捉住他的雙肩往下壓,咀裡還嚷著他無法理解的話語.....
 
"你幹什麼。"說著話,坐在地上的厲旭,兩手盲抓又揮舞的看似掙扎在圭賢禁箇的胸膛下。
"什麼?"對厲旭這莫名突來的動作,圭賢愣著那慌傻的目光,一時間不知要怎麼反應。
"不要.....放手,放手....."厲旭又推又踢的頂開圭賢,踉踉蹌蹌的縮到一旁角落,並順手抓了件衣服遮掩下褲子撕開的裸露部位。
"你---"
 
傻了傻了,圭賢傻著目光,為什麼厲旭如此反應?面對隨即湊上來的記者,他沒時間去思考.....原來.....對著小擴機,圭賢愣僵了面容,原來闖進來的男子是記者身份!
"曹先生,能否解釋一下?"
"解釋什麼?"滿腦子炸亂的圭賢還在傻,對記者提出的質問,這一時間他真不知這是要針對什麼來解釋?
"就剛才你趴在那位男設計師身上想做什麼?"
"你們別誤會,板架翻了,我看他快摔倒想扶他起來而已。"
"那為什麼你跟他的臉靠得那麼近呢?"
 
(近?........)圭賢應不出話,事實他是想吻吻他,想.....
 
"他強行把我抱住,不但親我還把我的褲子撕破,他力氣很大,我推不開他。"同樣的一句話問上厲旭,可沒想到厲旭竟然睜眼說瞎話誣諂圭賢。
 
聽著,圭賢驚亮雙眼把頭一愣看向厲旭,呆那兩眼錯愕的目光,不明白,不理解,但也漸漸知道自己陷在什麼樣的處境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肉呆
  • 這次的题材很不一樣,好有心機的小旭,但我喜歡,祝小旭生日快樂,小月,天天快樂,晚安
  • 載月
  • 肉呆晚安~

    接下來會很精彩哦!等看圭賢怎麼反應,如何破解危機!
  • JC
  • 要不是今天是旭寶的生日,我一定會生他的氣(?)
    哈哈歐逆有要去看BEST OF BEST嗎~我超期待的說:))))))
  • 圭圭1365
  • 月月啊 在旭生日的昨天 去看贤旭了吗?我的心都飞去台北了 呵呵 ~
    还有看到旭更新的贤旭图 哎呦 怎么睡啊 哈哈 手机马上换图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