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願意.....看著厲旭僅僅留下的三個字,這是在回答他嗎?所指的願意是什麼?
圭賢不是很明白,但又......
是不是厲旭已經看過了他在星星上所寫下的話,所以?
感應的直覺,圭賢開始試著回想自己寫過什麼,有哪些話!
 
憶著,圭賢的眉頭愈收愈緊,盪在腦子裡的三個字,他什麼都想不起來,
不想再費時,索幸將星星全倒出來,一顆接一顆的拆開,過濾每句字串中符合厲旭要他知道的我願意。
 
多餘嗎?直接找厲旭問不是更快?
但是圭賢不想這麼做,埋藏一年的愛,忍著一年的思念,無盡的折騰,心痛,這步腳他不能輕易亂踩,唯恐錯了,唯恐又傷了,唯恐....
 
(可以嗎?我不想害你,不想打擾你平靜的生活,這對你一點都不公平。)
 
看到這張圭賢心想著~是這個了嗎?
不是很肯定的,圭賢繼續拆來看,但也隨著每句話,感受了厲旭有可能知道他的心,以及這一年他從不停歇的愛。
 
(厲旭,我離婚了,雖然你已經不在我身邊,但是我終於有資格愛你。)
(銀赫告訴我一些事,傻眼驚訝憤怒全寫在我臉上,可是我已經失去你。)
(浩恩求我原諒他,其實再錯都是為愛所起,而我也同樣在祈求你的原諒。)
(房子買了,鋼琴也搬來了,可是晚了,那一幅畫,沒有你我畫不成。)
(旭,你知道嗎,只有回到這裡,我才能找到自己的靈魂。)
(今天,忍不住偷偷跑去樂行,雖然等了幾小時,看一眼都很滿足。)
(冬天來了,看著不斷飄零的雪花,擁不到你的暖,我快不能呼吸。)
(那位女孩在喜歡你嗎?還是你喜歡她?我開始害怕再去看你。)
 
厲旭知道了,知道他離婚了是不是?
也知道浩恩從中作梗,知道他常常偷偷去樂行看他,知道他買了房子,知道他會回到這裡尋找自我,知道他會害怕看見他有新的戀情,知道他根本不能有他.....
 
(你要我怎麼告訴你,想你回到我身邊,做一個永遠都不能公開的愛人?)
拆到這一顆圭賢愣了下,所有思緒全縮在這串字裡。
 
(真的可以嗎?)再問一次,圭賢還沒敢領取,好像在作夢,怕夢醒,怕一場空,怕厲旭將來辛苦的愛著,怕...
 
怕什麼?這是在怕什麼!真是懦弱的男人,厲旭都義無反顧了,他還有什麼好怕!
 
這麼的想,圭賢不再鑽角,隨即離開小窩,開著車子沿路的走,沒有絲毫猶豫的開往寶藍街,但相信厲旭就在那裡等他。為什麼知道,愛沒得解釋,如同這股感應,這份默契,就算距離再遠,時間再久,只要還存在一天的愛,都不會消失。不管心中還有多少顧慮,他不再允許自己退縮,他怕讓厲旭再失望一次,厲旭會怪他,會恨他,甚至永遠都不會再見他。
 
到了,來了,站在65號門口,圭賢按下門鈴,忍著手裡的鑰匙不開,他不想擅自進入嚇到厲旭。
可是過了一會,按下一次,第二次,一聲,二聲,三聲...
沒有動靜的門圭賢心裡有數,默默插上鑰匙自己開了門,走進看了看,雖然遺憾不見厲旭的身影,可唯一心喜的是,鋪滿綠意的屋子,他肯定厲旭不止一次待在這裡,也肯定厲旭一直在這裡等他。
 
二小時過去了,見不著人,圭賢沒有想走的念頭。
又過了二小時,坐在鋼琴的椅子上,圭賢顯得有些疲累,不過不要緊,一年都熬了,這幾小時的悶又算得了什麼。
 
夜漸漸深了,依然沒有出現的人,還等嗎?
 
圭賢抽出一張名片,在背面上留了字,告訴厲旭...
"旭,我來晚了嗎?能不能再等我一次?明天,後天,我都會來這。"
 
就這樣將名片放在鋼琴檯上後圭賢就離開了,等到隔天一忙完公司的事務,依留字上所言,圭賢再次來到門外,一樣按著門鈴,一樣等著厲旭來應門,無奈一樣的,直到深夜依舊盼不見厲旭的身影。
 
沒關係,他會再來.....
 
三天了,重複一次的等待,再一次,再多一次,相同的滋味,不變的畫面,圭賢的心慢慢慌了,不斷默默問自己是不是他真的來晚了?厲旭不再等他了?
 
這第四天,離開前圭賢寫下另一張字條,告訴厲旭~
"旭,我好想你,原諒我這麼遲頓,才知道自己是這麼自私的決定這一切,卻忘了問過你願不願意,我不想失去你,我愛你,是不是這句話也晚了。"
 
明天還來嗎?
圭賢沒有去想這個問題,等到深夜剩下的疲憊,他只想回到小窩,回到這個踏踏實實和厲旭一起居住過的屋子,歇歇這顆在等待中被時間挖空的心房。
 
幾小時折騰直到入夜時分裡,圭賢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思念,垂著眼皮目不著點瞥了二下,放懶的靠躺在沙發椅上,忙碌一天他真累著,可這眼閉上隨即又睜開雙眼,似乎看漏了什麼?
 
圭賢定住目光看著前頭電視櫃上擺放的相框,愣愣的站起身靠前近看一回,原有的裂痕竟然不見了?這是...
 
(厲旭...)圭賢馬上意識到厲旭來過屋子!?
不,不止是來過.....圭賢別頭再看看右邊的餐桌,本來裡面什麼都沒有的竹藍子,卻多了麵包和水果?
 
(可能嗎?)湧上的預感,圭賢心好愣,回頭看著位在走廊邊的臥房,眶著已經睜到酸澀的兩眼,慢慢走到房門外,慢慢推開門...
 
厲旭.....厲旭真的在.....彎著身子側躺在那棉床上睡覺。
 
呵~這是什麼感覺,走進的房好像走入夢境,每天朝思暮想在夢裡擁抱的人就在眼前,可這不是夢,厲旭真的就在這!
 
圭賢進幾步走到床邊,沒想吵醒厲旭,靜悄悄的蹲下身子,看見角落擱著一只行李袋,圭賢伸長脖子瞄看了一下,裝有衣服的袋子,莫非厲旭是打算住在小窩?
或者,這幾天厲旭早就到這來,他才會在那頭怎麼也等不著人?
 
靜靜看著厲旭沉睡的面容,情不自禁的手掌,圭賢好想撫撫這張小臉,但又怕吵醒了人,也怕嚇著他,可是他真的好想他,好想現在就把他摟進懷裡。
壓不下的思念,圭賢輕輕在髮梢上撥了幾下,微微的把手貼在厲旭的小腦杓,貪著這小小的觸碰滿足這一年只能遠遠掛念的渴望。
 
這時,厲微的眼皮微微挑動著,感覺有股暖暖的呼息離自己很近的距離,弱弱睜開眼的矇矓中,出現在眼前的他...
 
"圭賢..."
"旭。"圭賢掛滿寵溺的微笑著說~"我吵醒你了嗎?"
厲旭遙遙頭一愣愣的挺起身子,坐在床上與圭賢相對著,慌那灼濛的雙眸,睜得好亮,擱在心裡的好多話,厲旭呆著口不知該從哪句先說,撲身一擁,緊緊抱住圭賢,緊緊的埋著臉,拉了口泣聲,別了一年的擁抱,其實每天他都在想,都希望能擁有這幅畫。
"厲旭.....我在作夢嗎?"像夢一樣的感覺,圭賢好不踏實的摟著厲旭,一收一放愈抱愈緊。
 
"我真笨,都不知道你在這,我以為你會在寶藍街等我。"
"我在那等了十天,我怕你不知道我留了字,就乾脆到這來等。"
"厲旭,對不起。"
"圭賢,我全都知道了,你每顆星星寫下的話我都看過了,但我不在乎,你知道嗎?"
"我不想委屈你。"
"委屈什麼?兩個男人相愛有多少人可以接受?我又何必在乎別人知不知道我是你什麼人?"
"旭..."
"你告訴過我,愛是沒有道理,沒得解釋,三個月一點都不短,可是和你分開的這一年,真的很長...很難熬,我很想恨你,可是我更想你。"
"厲旭。"
"圭賢,我們都不要再折磨自己好嗎?"
"你真的願意就這樣躲躲藏藏的跟我在一起?"
"我再說一次,我不在乎,我願意,如果你再放手,我一定恨你。"
 
再一次,圭賢摟緊了厲旭,牢牢靠靠的擁在懷裡~
"我怎麼捨得放..."語末,圭賢提起裝滿珍惜雙手捧著厲旭的臉龐,仔仔細細的看入眼裡,覆上雙唇溫柔的包圍那口唇,嚐回這一年就快遺忘的味道,一吻一吮從厲旭咀裡帶回的甜,是真實的,不是夢,也不會再作夢。
 
數月後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寶藍街65號,高掛的招牌,寫著[金品樂器行],一位30多歲女子從樂行裡提著一只小提琴型袋離開,不久來了一位看似媽媽牽著年約10歲的孩子走進,然後帶著幾書藉離開,陸續踏進樂行的客人,有的空手,有的拿著簡張,有的手提書袋,偶爾也會有個帶走樂器離開~
 
80坪的房子,厲旭沒有依照當初圭賢買下的心意,開設音樂補習班,他利用一樓的店面空間,開了一家樂器行,然後把圭賢買給他的鋼琴搬到二樓,並且借由木工裝潢巧妙的設計下,以不破壞建築結構主體,將客廳,臥房,書房全都框在一個獨立的大空間裡,另外還隔了間小廚房以及三坪大的浴室!
 
厲旭佈置得很溫馨,就像個小家室什麼都有,但是他並不住在這裡,除了營業時間之外,厲旭還是住在和阿姨,哥哥一起居住的房子,只有在圭賢來找他時,那一晚他才會在樂器行過夜~
 
沒有住在一起的兩人,雖然無法想見就見,也常常為了配合圭賢應酬的時間臨時改期,儘管被思念折騰,厲旭不曾有句埋怨,頂多...使使小脾氣當是情趣,惹惹圭賢緊張的來哄哄他,寵寵他的心。
 
其實.....人前人後透不得身份關係也挺好的,每次見面感覺好像在偷情一樣,而圭賢在分分秒秒裡,都會很珍惜,做料理時,都不忘走過來抱抱厲旭,吻吻他~
看電視時,也習慣手不離腰的把厲旭摟在身邊,尤其是在床上時,總是慾求不滿的想再要一次.....
 
"旭,疼嗎?"
"不疼。"
"真的?"
"你說呢?昨晚我們才做,剛才你又....."
"下次不會了,嗯~。"
 
雖然這麼說,可是到了下一次.....
尤其是約在小窩的時後,圭賢就更賣命了!
 
也許因為這裡是他倆第一次相愛的地方吧,圭賢特別喜歡在這裡等候厲旭的到來,或是厲旭在這裡等著他。這間小窩圭賢不但繼續租用,二個月前還向房東買下它,另外花了一筆錢重新翻修,讓這間已有20年歷的房子整得像新屋一樣~。
 
床頭櫃上,不再擺有玻璃杯,不過圭賢的習慣沒變,在整修時,他讓人在臥房的一面牆上作了一座大型的壁櫃,把玻璃杯擺在中間的隔層裡。
 
說到玻璃杯,不知道圭賢是從哪找來的杯子,有一次厲旭只是無意說著,如果有那種星座系列的玻璃杯,擺在櫃子上一定很漂亮很特別!
沒想到還真的有,圭賢把杯子全都換掉,將所有的星星分散在這12只玻璃杯裡,
厲旭問,這樣星星的次序全都亂了,怎麼知道是什麼時後寫的呢?
圭賢說,不管什麼時後寫,每一顆都是厲旭給他的愛,還有他的,攪在一起就是我們的愛了!
 
這樣說,厲旭臉就僵紅了~只見圭賢臉上滿滿都是寵溺的笑容,比起女孩,圭賢覺得厲旭要容易來得害羞。
是男人的關係嗎?
同樣一句話,聽在女孩耳邊是幸福,是甜,是滿足。可是厲旭總會露出一臉尲尬的模樣,不過圭賢就喜歡厲旭純真的反應,常常故意著,逗得厲旭僵了滿把臉,羞得說不出話~
 
日子過了多久了?厲旭沒認真去算過。
掩掩藏藏的愛要維持多久?厲旭沒去想過~
雖然不能出現在圭賢的家人面前,也不能出現在他的公司,所居住的寶藍街也離在他的家有幾個城市遠,這樣掩在圭賢的背後,沒人知道他的存在,確實有些傷感,甚至.....就連浩恩也不知道圭賢已經和他在一起,這讓厲旭難免會少了些安全感。
不過他知道圭賢只是想保護他,畢竟圭賢還是很了解浩恩,怕他知道了會來找厲旭麻煩,或是說些中傷的話語。
 
要說會不會擔心每天都會見到面的圭賢和浩恩,在日積月累的相處下舊愛重燃?
怎麼會不擔心呢~可是擔心那又能做什麼,因為見不得光的身份,圭賢對他已經感到很內疚了,萬般呵護寵愛就想彌補他,厲旭不想為難圭賢,也不想讓他為了浩恩的事再添內疚。

至於阿姨和哥哥希澈又是怎麼看待呢?
僅管到現在哥哥還是不支持厲旭的選擇,也一直沒有給過圭賢好臉色看,但這不影響他們的感情~
有時後.....圭賢會不請自來的帶上禮物來拜訪阿姨,厚著臉皮不忌希澈擺臭臉的和他一起同桌吃飯。
每每聽著哥哥犀利帶諷的語氣,厲旭會感到心疼也有份抱歉,但是圭賢卻很樂,沒有一丁點的不自在或是難堪。
 
某一回,圭賢又到家裡作客,在吃完飯離開前,看著厲旭揪愁的眼神,圭賢扯了個笑,用小指頭在厲旭臉夾輕輕劃了一下,流露眼裡依然的寵溺,對他說~
"旭,不用擔心我的感受,就像你不在乎我讓你受的委屈,我也一樣。"
 
是為平衡心裡的歉,感受他所感受的委屈嗎?
其實真的沒什麼好委屈的,愛上了做什麼都是心甘情願。

對厲旭來說,僅管他們的愛在世人眼裡並不完美,甚至視同愛為一種病態,試問男女的愛情又有多少能夠完美呢?至少在愛情裡面的包容,信任,互重,呵護,疼愛。他和圭賢都擁有了。

至於圭賢怎麼想?
他告訴厲旭,能夠擁有他的愛,有他伴在身邊,他的人生已經很完美了。
 
 
 
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
 
文名:情敵
時間:2013年07月11日起文~2014年06月06日完結
章數:58章
字數:216,000字
原著:載月
 

 {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&盜文-亦不接受任何改文}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肉呆
  • 終於完結了,小月辛苦了,我也可安心睡覺了,good night!
  • 晚安^.^

    載月 於 2014/06/07 00:12 回覆

  • 圭圭1365
  • 月月 一口气看完 真棒 呵呵 ~
    完结了 还会写一些后续吗?那一副一副的画 。。。
    无论如何 辛苦了 月月 期待你的新文文
  • 小冷紫代
  • 小冷我很喜歡此文,很好看,月月辛苦了
  • 韩旭
  • 终于完结了~好感动噢~
    期待你的新文…加油!
  • feawenvi
  • 小月姊~
    我來這兒了

    總覺得這故事還沒有結束
    只能躲藏的愛對兩人來說是很辛苦的吧
    只靠著彼此對對方的真心相愛著
    真的就能夠過一輩子嗎
    替他們感到有點惋惜

    雖然過程艱辛
    幸好最後還是走在一起了

    就這樣繼續的相愛著吧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