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不會再想了嗎?
 
熬了一夜的折騰,說不想的自己,還是忍不住去想,厲旭真的很想知道圭賢買房子給他到底為什麼?
很沒志氣的,厲旭再次來到圭賢的公司,這一回他直接找上櫃檯助理,在沒有預約下,要求助理告知圭賢來訪的名字。
 
"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有沒有話要跟我說?"這是厲旭走進辦公室說出的第一句,也是唯一的一句。
 
唯一的一句.....
圭賢還是和昨天一樣,一樣沉默,一樣對他遙著頭...
好不容易把足勇氣的踩上門,沒想到換來這樣的回應,厲旭恨死了!
背氣轉身離開,教自己別再厚顏多待一分一秒。
 
不會了,真的不會了.....
從這一刻開始,他再也不要有任何想法,更不會讓自己死纏爛打的去找回已經不存在的愛。
 
 
一個月後。。。。。
 
厲旭換了一間樂行,重新編排上課的時間,另外還兼差當家教。
此外,厲旭還報名健身工坊會員,只要空出時間,就會到俱樂部健健身,消耗體力,耐力,心力...比起以往的平淡,從容的生活步調,要忙了許多~
 
對,這是刻意安排的,唯恐閒下時間想起不該想的事,厲旭存心把自己一天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!
 
希澈和阿姨都看在眼裡,彼此也都有著默契,在厲旭面前支字不再提起房子的問題,也計劃著在近期內看個好日子,好搬進剛買下的新家,但希望這次厲旭能在新的環境中,徹底的把放下過去,放下圭賢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這天,正逢遷屋日,希澈請來了搬家公司,幾位工人,阿姨,希澈,都忙著處理舊屋的傢俱還有物品,厲旭也一樣的,忙進忙出搬著自己前一晚打包好的紙箱。
 
其實要搬走的傢具並不多,有些比較舊的傢俱都讓希澈直接丟棄在舊家,多的是一箱箱個人物品,要說最麻煩的應該就是厲旭房間那架鋼琴了。
 
工人費了不少力,東挪西移,耗了好一會才把鋼琴搬出了房間,接著又是一頓避樑閃門的抬到電梯口。正當大伙都在外頭時,厲旭打算讓空出的雙手回到房去搬走那張鋼琴椅,不過這趟再走進房間時,厲旭看見在鋼琴移走的位置角落邊,有一小串鑰匙,這是.....?
 
厲旭一愣一愣的走上前,撿起鑰匙抓在手裡看了看,慌目遲疑的眼神,不是在確認這是哪裡的鑰匙,而是為什麼會在這時後出現!?
 
心裡的傷已經好多了,不爭氣的腦也漸漸不再去想了,為何緣份還要來考驗他?
 
"小旭,你在這幹嘛?"
"沒..."聞聲,厲旭趕緊握起拳頭,將鑰匙藏在掌心裡。
"車子已經裝滿了,哥先到新家去接應一下,你待這有空的話就把箱子,還有那些什麼的都集中在客廳,一會要搬也省事。"
"知道了。"
"那我跟阿姨過去那了,有問題打電話給我。"
"好。"
 
把話交代完,希澈跟阿姨都走出了舊家這間屋子~
選擇讓他獨留在舊家,這正合厲旭的心意,對此時握在手裡的鑰匙,他還沒想好怎麼辦。
 
去嗎?
厲旭不想,有那麼點遺憾的弱弱嘆了聲氣,將手中鑰匙擱在客廳的電視櫃上,沒打算帶走鑰匙的他,重複的畫面,同樣的感受,他不想再嚐一次。
 
這天,就這樣在忙錄中度過了,和阿姨,希澈一起打掃新屋,整理自己的物品,
站在書櫃前,厲旭把紙箱裡的書藉一本一本擺上,接著是衣服,以及瑣碎的私人小品。
看上去,厲旭的心情很平靜,雖然臉上依然不見笑容。
 
新屋的第一夜,躺在陌生的棉床上,難免轉輾幾回,厲旭不以為意,但隨著愈夜愈悄靜,漸漸缺氧卻又入不了眠的腦子,開始飄起了各種胡思亂想~
 
想著離開了舊屋,有些捨不得,那兒有他們和炯植一起成長的回憶;想著從哥哥口中得知,炯植也買了一間房子,現在和那個女人住在一起...
應該的吧,想想那個女人對炯植付出的也夠多了,雖然那個女人曾經對他做出傷害的行為,不過也幸好圭賢的朋友即時救了他...
 
圭賢的朋友......
 
不是有意要想起圭賢,是腦子一時浮不出那位朋友的名字,對了~他叫銀赫,在他生病住在醫院的那幾天,都是銀赫照顧他。
畫面飄到這裡,厲旭瞥下一眼,吸吐一口氣,不讓記憶再延續.....
 
掃空了畫面,接下來要想什麼?
看看天花板,看看掛在窗戶上的窗簾,看看這房間的擺設,有此舒適的環境得來不易,想想小時後那段苦日子,有一頓沒一頓的挨餓,直到警察把他和哥哥交給了社工,再由社工安排他們住進了寄養媽媽的家,才讓他們有這福氣伴在膝下無子的阿姨身邊,過著安逸飽足的生活,直到長大,直到現在...
 
父母呢?
染上毒品,又販毒的他們,來來回回在看所守不知進出了幾次,不知坐了多少次的牢,只知道他們從來也沒打算找回他和哥哥。
曾想過去探視爸爸媽媽,但這個念頭讓哥哥希澈擋下了,他說...
染上毒癮的人,什麼事都幹得出來,爸媽若有心悔改,自然就會想辦法找他們,萬一沒有悔意,恐怕間接會造成阿姨的困擾。
 
哥哥說得很對,反正父母在他的記憶裡,確實也沒留下什麼親子同樂的畫面。
想到這裡,雖然無法選擇出生的家庭,但至少他們還能掌握自己的理想未來。
 
是啊,這是很慶幸的~
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們一樣走自己的路,就像圭賢.....
 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
 
思緒停滯著,定愣的一雙眸,心頭隱隱勾刺的滋味,不經意又再想起的人,厲旭難擋心中扎起的疼。
不知道當初掩飾顯赫家世獨自在外生活的圭賢,現在是不是快樂著?
 
沒有問過圭賢為什麼離家出走,只知道圭賢像斷六親似的,從未提起他的家人,他的身世,還有那個...老婆。
 
老婆........
 
浮進腦子的稱謂,厲旭短促愣了愣,又瞥下雙眸,弱弱吸吐一口氣,沒有停止思緒,他在想,在感受,在試著理解一句都沒有回答他的圭賢。
 
是的吧?
既然圭賢選擇回家,回到老婆身邊,又怎麼會有什麼話好對他說?
真要說出來,每一句都是責任...
 
是這樣的嗎?是吧!?
但是.....圭賢快樂嗎?
 
胡思亂想的思緒,在這刻裡,厲旭沒有驚覺到自己不爭氣的又想起說好不再想起的人,他真牽掛著,縱然這個人讓他扎滿荊棘捱了一次又一次痛,他還是無法生出恨意。
 
沒錯,他是氣圭賢抛下他,沒有讓他選擇的餘地,沒有等他做好準備去面對結束,但是在相處的日子裡,所有畫面都是美麗的,而圭賢是萬般盡己所能的想對他好,珍惜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 
無奈這才是最致命的!想愛不能愛,想恨又恨不了...
沒辦法了,厲旭很清楚,他還是沒辦法忘記圭賢,不管圭賢是不是還有著愛,他真的沒辦法。
 
悄靜的夜,厲旭悄悄的穿好衣服,外套,握著鑰匙悄悄的從走廊摸黑到客廳,在阿姨,哥哥入眠的時分裡,悄悄出了門。開走停放在地下層的車子回到舊屋,拿走擱在電視櫃上的那把鑰匙。
 
路上,不想退縮的心,不想留下遺憾的愛,厲旭不斷告訴自己,就看一眼,就一次,就看看自己的感覺對不對,就這樣而已。
 
撐著幾番掙扎,耗了多久時間?掃過多少條街?
一年了,未再留下足跡的地方,厲旭不太記得路要怎麼走,只憑著那麼點印象,來來回回尋覓那段熟悉的街口。
 
(是這裡了.....應該是的。)看著前方熟悉的景像厲旭在心裡問,隨後將車子停在路邊,以步行一步一步慢慢走進了這條街道,每多一步,厲旭臉上就少一絲憂心多一分微微勾起的笑容,他知道他已經找到了。
 
鋁門板沒有變,還是和以前一樣有著陳年氧化的色澤,但不知手中這把鑰匙還是不是以前那一把?如果鑰匙管用了,那就表示圭賢一直都保留這間房子,也表示圭賢...
 
插上鑰匙,忐忑中厲旭只敢想著一種如果,沒敢去想萬一。
 
咔嚓~!
!!!
呵~~感應這聲,轉動的鑰匙,厲旭笑了~
是吧!這感覺是沒得解釋的,沒道理的,他就能感覺到。
 
(圭賢...)拉出心口的一聲喊,沒想著圭賢在裡面的可能,厲旭等不及把門推開,他想看看裡面,看看他和圭賢曾經一起生活的小窩。
 
門開了,才跨進的一步,在按下牆壁電燈的開關後,厲旭打住了雙腳,雙眸擺愣的看著~
整整齊齊的客廳,乾淨的地板,餐椅,桌架,茶几.....等等,所有的家飾還是和以前一樣,但是.....
 
厲旭往裡走了幾步來到電視櫃前,看著擺在櫃上還留有裂痕的玻璃相框,厲旭慢慢揪起了眉間鎖得好緊,雖然已經過了一年,但在最後一次離開這間子的畫面,他沒忘記......
 
那一天,他是如此的失望.....相框,玻璃杯,桌子,電視櫃,沒有一處不在雙手中揮下他的傷,他的痛~
而今,依然守住這間小窩的圭賢,是掛著什麼樣的心情收拾他所留下的憤怒?

 

什麼樣的心情?早在那一年前。。。
 
 
坐在辦公桌前,打響的內線聲,圭賢停下手邊正在批閱的文件,接下秘書轉接撥進來的電話,沒有先應聲,面無表情的等著對方表明來意。
 
"曹先生嗎?"
"是。"
"唉呀~我可找到你了。"
"你是?"
"我是房東啊,你付了二個月的租金已經金到期了,我上門找了你幾次,都沒人開門,你就留給我一張名片,手機打也打不通。"
"......."
"問了管理員才知道很久沒有去那裡了,可是我找人開鎖進去看,東西都還在呀,這屋你是住還是不住了呢?"
"......."
"喂,怎麼不回我話呀?你不說我怎麼處理你的東西?"
"先留著吧,房租欠多少你把帳單拿來公司給我。"
"你意思是還打算繼續租是嗎?"
"是。"
"那這次你是想按月算,還是...?"
"你開半年的租約,直接找我收就行了。"
"OK,我明天這就給你拿去~不過那間房你是多久沒回去了呢?"
"有什麼問題嗎?"
"裡面可亂著了,像遭小偷似的~"
"是嗎..."
"我怕你有貴重的東西漏了不知道。"
"謝謝,我會找時間回去看看。"
 
像遭小偷?
掛上電話後,握在話筒上的手圭賢還沒徹開,沉著的臉龐愈漸黯然,迴盪耳邊的這四個字漸漸在腦子裡築起了畫面。
無奈瞥下的兩眸,伴著壓在胸口吐不出的氣,露盡圭賢止步的念頭~
 
是的,他不敢!
築起的畫面已經能猜到是什麼原因讓屋子像被小偷留下的足跡。
說是找時間回去看看,他根本沒勇氣去看,可沒勇氣去看,又為何還要留著它?
圭賢很清楚,再租半年絕不是隨口撒出的應付話,不過是為了.....
 
如果說,人的內心裡總有著一盞燈,不論是熊熊燃燒的火焰,還是瀕臨殆盡的火種,這盞燈對他來說就是個希望。
留著屋子,留著原貌,這一幅畫,一處一角.....不管這個希望是活的還是死的,圭賢都捨不得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