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,空盪的屋子,眼前除了一架平台式水藍色的鋼琴,什麼也沒有。。。
厲旭傻著已經盈出淚液的水眸,傻傻的走到鋼琴面前,提手摸了摸這讓他好不真實的鋼琴.....
傻著一會,厲旭忽然的轉身快步走出屋子,草草將門銬上後,回頭再往管理室步去。
 
"你知道戶主都在什麼時後來嗎?"一站到管理室門窗外,厲旭脫口就問著
"呃~~這很答覆你啊,我只知道最初還蠻常看見他的,不過自從他把鑰匙寄在管理室後就很少再看見他了。"
"那他什麼時後把鑰匙給你的?"
"好像有.....五個月了吧。"
"........"
 
問不到圭賢出現的時間,厲旭垂下無力的眼皮,揪著一顆心再回到屋子,坐在僅有的一張椅子上,對著眼前的鋼琴,鎖著眉間愈拉愈緊,愈拉愈心愈痛。
厲旭知道它為什麼存在,圭賢沒有忘記,他沒忘...
 
五個月了。。。
這房子,這架鋼琴,圭賢五個月前就佈置好等著他?
打開琴蓋,厲旭輕輕的琴鍵上滑摸,欲動的指間沒有壓下任何一鍵的力氣,
為什麼呢?他真是不明白,買了房子就光登記在他名下,就光擺了台鋼琴,不住不用也不告訴他,這是為什麼呢!
 
鈴~鈴~~
手機響著,厲旭沒氣的拿出手機接下,打來的是哥哥。
 
"小旭,怎麼樣,你去問了嗎?"
"問了,我名下確實有間房子。我看乾脆登記阿姨名字就好了,阿姨沒有不動產,應該也可以有首購的優惠。"
"這我當然知道了,問題是你這房子怎麼來的,無端端的怎麼多了個房子呢!"
"........"厲旭心虛的啞著口,他不敢說,怕又惹來希澈一頓道理來提醒他。
 
"該不會是那小子買給你的吧?"
"........"
"真的是他?不會吧!?怎麼他買房子給你,你不知道嗎?"
"我不知道。"
"那他到底想幹嘛呀!你們都分手了,買棟房子當補償啊!"
"........"
"怎麼,他還不死心嗎?還想纏著你?"
"我不知道他想幹嘛,你也別再猜了,反正我就是有間房子,不能辦理首購就是了!"被問煩了,厲旭這話一說完馬上不耐煩的把通話給切了。
 
什麼原因?圭賢到底在想什麼,他又何嚐不想知道!
不過在這通電話裡,希澈追問的一句話,也不禁讓厲旭想起當初和圭賢同居的小窩,還有那段其實他根本揮不去的回憶~
 
傻著一下下,厲旭瞥了瞥目不著點的雙眸,有些慌手的翻下琴蓋,拎走擱在琴架上的鑰匙,離開這間屋子,開著車子返回家裡,匆匆走進自己的房間,沒有目標的四處翻找~
沒想過有天會再踩進和圭賢住在一起的屋子,糾結的眉間繫著慌亂無措,厲旭很擔心找不到那把鑰匙,也後悔著沒有好好把它收好。
 
不知翻找多久,厲旭的動作漸漸慢下不再積極,似乎沒指望能再找到鑰匙。
已經一年了,別說記不記得放在哪,說不定早在他憤恨離開那間屋子時,已經被他丟棄了。
 
為什麼會想要回去那裡呢?難不成圭賢還會保留那間房子嗎?
可是厲旭就是覺得圭賢好像會這麼做,他很想去看看圭賢會留些什麼,想知道自己的感覺對不對。
 
不過現在說什麼感覺都沒用,找不到鑰匙頓然像是與圭賢斷了唯一共有的記憶,相連的感覺~
此刻灰心,厲旭好想直接去圭賢問清楚!
可是要怎麼問?直接到圭賢的公司去找他?
相信如果他有這樣的念頭,哥哥鐵定馬上會從醫院趕回來攔住他~
 
果然,一回到家,打開門就見希澈坐在客廳等著了。
厲旭實在不想討論,一樣的問題,他都希望有人可以給他一個答案,一個真正能理解他感受,以客觀去推就的答案。
 
"怎麼現在才回來,你不會去找他了吧?"
"如果是你,去不去?"
"你問我啊?都一年了,要有什麼也是過去了,就算得到答案又能怎麼樣?"
"........."
"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心裡一定很亂,平白無顧買棟房子掛在你名下,是誰都會想知道原因了,但別忘了他有老婆的事實,如果他還愛你,有辦法解決問題,早就來找你了不是嗎?"
"........"
"說不定他只是想補償罷了。"
"........"
"喂,說了這麼多,你好歹也給我一句吧!"
"都被你說完了,我還有什麼好說的。"
"那也你要真的想通才行啊。"
"真想不通的話,你說再多也沒用。"嘆吐這句話,僅管無氣無力,卻也讓希澈啞了口,想不通真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服力。
 
這一夜,厲旭憶起了很多事,也追回了很多畫面,帶著他到處旅遊,不錯過的拍下每個景色,記下每張甜蜜的相片;他的溫柔,他的體貼;背著他走在街燈下的夜晚;以及在昏迷前不斷出現在身邊摟著他,照顧他的圭賢...
 
是,他是很氣,也有著恨,怪他沒有留一個選擇,但在短短一個月同居的日子,不可否認圭賢是這樣珍惜著。
 
錯了嗎?
是不是錯了?
是自己錯了,對不對.....
 
捨不得圭賢曾經給予的溫柔,厲旭愈想愈後悔,怪自己沒有堅持下去,沒有抓這個緣份,沒有細讀圭賢的心,沒有相信他。
 
(圭賢,你在哪?你還是以前的圭賢嗎?)對著空月默在心頭的呼喊,厲旭好想知道,很想有個衝動~
 
可以嗎?
會不會很丟臉?
如果像希澈說的那樣,該怎麼死心?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來到圭賢所屬的公司大樓,厲旭站在外頭,這雙腳還沒敢再往前踏一步,他還在猶豫,心頭還在畏怯,已經遺失一年的情份,這麼去要拿什麼當酬碼?
 
(別忘了他有老婆的事實,如果他還愛你,有辦法解決問題,早就來找你了不是嗎?)猶言在耳的一句話,再三打住厲旭的衝動,幾番折騰他不過只是想有了解他個答案,明明確確的告訴他,哪怕真的只是為了想補償都好。
 
沒辦法,厲旭最後還是提不出勇氣,自認根本沒有立場,更無謂爭取,這個臉厲旭拿不出來,如果說得不到才是最完美的,那他寧願讓自己留在圭賢的心中,永遠都是一百分。
 
這麼想,厲旭有些艱難的深吐一息,釋出內心的不捨,嚥下咀裡湛出的苦澀,不再教自己多一刻掙扎的轉身離開~
 
可在轉身之後的訝然,不論是站在前方的他,還是愣在原地的自己,彼此定住了那雙不敢置的目光,是緣份刻要來安排還是存心捉弄?
 
"厲旭..."
(圭賢...)厲旭呆呆的放愣兩眼,一動也不動傻傻的看著圭賢。
"Hi~厲旭好久不見。"站在圭賢身旁的銀赫,脫口的這聲招呼,擺出的親切,確實是為了讓圭賢如何起個頭來面對久違的.....愛人。
 
而面容僵直的厲旭,勉強給了銀赫一個淺淺的微笑。
 
"你怎麼會在這?"
"我....."這一聲字,圭賢擺愣的深遂盯得好亮,眨一眼都捨不得的盼著厲旭來回答銀赫順口溜出的問,可是厲旭硬是拉下飄在眸裡的心虛,他不想讓圭賢看出他還有的在乎。
"我是來找工作的。"
"啊,找工作?"
 
找工作.....這回答,捨不得眨一眼的眸垂下了落漠.....
然而~沒有吭聲的圭賢,這讓不願敗露情意的厲旭把心鎖得更緊了。
 
"呃...你們慢慢聊,我先上去了。"愣看各自擺僵的兩人,銀赫尲尬地落一句,很識相的閃走。
 
不再有旁人的打擾,誰來打破這刻冰冷?
 
"你好嗎?"
 
你好嗎?
呵~丟一封信抛下他,這要怎麼好!
這聲問,厲旭有些傻眼,沒想到默默買了間房給他的圭賢,在闊別一年後,第一句是這般的見外.....
 
"工作找得順利嗎?"
 
呵~厲旭很無奈的嘆了一口酸氣,揪愣的看著圭賢,眸裡透出的目光,沒想到的豈止,圭賢當真相信他是來找工作的!
 
"要不要我幫你打封推薦信?"
"不用!不用麻煩了。"
"........"
"反正這工作我不是很期待,有沒有對我沒影響。"
"好吧,如果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盡管跟我說。"
 
說完這一句,兩人又安靜了.....
圭賢沒有再接一句說些什麼,瞥垂眼皮沒有正眼來看他,凝下的氛圍不止尷尬,更多了陌生!?這代表什麼?
 
眼睜睜的對著一個彷彿在逃避自己的人,這種感覺好折磨,每一秒都像泡在每一分鐘的間隔裡,多一秒心就婉如整整痛了一分鐘,愈痛愈失了期望。
 
"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?"忍不住,厲旭打破了冰冷,他不想死心,不想讓時間燒盡了他剩下的期望。
 
這話一出,圭賢總算撩起目光來看厲旭了...
然而欲動唇口卻遲遲吐不出一個字,僅僅掛著那雙深揪的雙眼,在掙扎中慢慢低下頭垂下目光,圭賢沒敢再看著厲旭的微微把頭遙了遙。
 
死心了嗎?
厲旭無聲的嘆笑了一氣,笑得很苦,抿著雙唇不讓心裡的酸沖上鼻間。
 
"既然沒有,那我不擔誤你了,再見。"強忍著,厲旭故作安然的把話給說完,逼自己拉出一個檯階給自己踩。
 
毫不頓措的口語,厲旭走了,連袖口都不屑讓他觸碰的繞過他身旁。
人走了多遠?有沒有回頭?還是停下腳步?
圭賢一動也不動的站著,沒有轉身回眸,直到手機響了,才放下情緒,深吐一口氣,接下電話,也邁出雙腳慢慢走向搭乘的電梯處。
 
厲旭真的好難過,從繞過圭賢身旁的那一刻,咀唇就沒一刻停止顫抖,不斷深呼深吸的把架在眼眶上的淚全都趕到喉裡去。
他是很想哭,但他不要在這裡掉淚,就算走...他也要走得灑潚一點。
 
圭賢變了,變得很陌生,也許就像哥哥說的,真是為了補償才買下那間房子。
怪自己如此輕易動容,讓好不容易才瘀合的傷口,又再次撕裂~
 
厲旭開到一間酒吧,叫了幾瓶酒,打算用酒來麻痺心痛的感覺,雖然明白藉酒消愁是逃避的療傷方法,可是他真的需要,在今天,在今晚。
等到明天,厲旭告訴自己,他不會再想,什麼都不再想,不會了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肉呆
  • 小旭好可憐,圭賢好無情,為什麼圭只要遇到事情,他總是選擇逃避
  • 圭賢說.......言不由衷>.<

    載月 於 2014/06/07 00:35 回覆

  • sophie
  • 好悲劇喔~~
    等了好久的第55篇